“我为什么被哈佛录取”

藤校通工作室 Ivy Express

两个交上了朋友的新生面对面地坐在公共休息室里,交流着他们是如何进入哈佛就读的经验。从某些方面来看,他们的情况截然相反:一人是“双校友子女”,父母都获得过哈佛学位。另一方是警察的儿子,完全靠助学金。

身为校友子女的伊曼·莱弗里(Iman Lavery)记得她刚来学校时,有一次跟人谈话时感到难为情的事情:一位同学把那些“超级有资格来这里”的人和校友子女拿来做了一番对比。对她靠助学金来哈佛的朋友约瑟夫·费尔克斯(Joseph Felkers)来说,新认识的人总是会问自己“你的优势是什么?”——你怎么进来的?——这会让他感到坐立不安,开始问自己他的“优势”是对诗歌的热爱,还是只是因为他是穷人。

哈佛开学的同时,一起挑战该校在招生过程中使用平权措施的诉讼案正在法庭里展开,对许多新生来说,这起案子从头到尾都与他们直接相关。通常新生第一年都会对自己产生怀疑:我是怎么作为前5%,被学校从42749人当中选出来的。这起案子使这样的怀疑变得更明确了。该案也让人们开始对那些不在他们控制范围内,使他们或同学得以来到这里就读的条件产生令人不舒服的质疑,例如种族、财富,或是校友子女身份。

莱弗里和费尔克斯都表示,新生们对这起案子的谈论不多,尽管他们说自己在吃饭或课间,不时会和人讨论这件事。费尔克斯说这件事“被人刻意回避了”。

但近期一个工作日的深夜,两人和莱弗里的三名室友—— 娜丁·李(Nadine Lee)、劳伦·马歇尔(Lauren Marshall)和夏洛特·鲁尔(Charlotte Ruhl)——坐了下来,探讨这个案子、它是如何让他们开始反思自己被哈佛录取过程的,以及他们迄今为止在哈佛的感受。

公共休息室里装饰着植物版画,还挂着日本艺术家歌川广重的风景作品。费尔克斯带着金属边眼镜,头发剪得很短,靠坐在沙发扶手上,旁边是盘腿坐着的马歇尔和鲁尔。莱弗里和李都穿着紧身裤和球鞋,坐在他们对面的一张椅子和储物长凳上。相互交流时,这些年龄都在18岁的学生互相传着鲁尔妈妈寄来的一包奥利奥双面夹心饼干。

该案原告指控哈佛以比其他种族更高的标准评判亚裔美国人,因此对他们构成了歧视。为自己做出辩护的哈佛被迫公开了招生程序的几个方面,过去这些都是严格保密的信息。此外,被公开的还有其他一些令人不快的因素,像是给予那些亲戚对该校慷慨解囊的学生的特殊对待。

Categories申请心得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藤校通工作室 Ivy Express